三家恶魔杀人犯拿到“总统特赦令”,惊动联合国,有人挖出背后“利益链”

    联合国人权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赫尔塔:“有罪不罚,可能&#x4F1

  

  联合国人权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赫尔塔:“有罪不罚,可能会鼓励其他人在将来犯下同等的罪刑。”

  |作者:杨雨

  |编辑:咖喱

  |编审:苏苏 劳灵格

  13年前,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市中心的一场枪击事件曾震惊全球,17名无辜平民在美国保安突如其来的凶残扫射下丧生。开枪的4人最终在2014年被定罪判刑。

 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,本来要把牢底坐穿的4名杀人犯,在入狱6年后,突然迎来一线“生机”——拿到了总统特赦令。

  当地时间12月22日和23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赶在圣诞节前发起了一次“特赦浪潮”,两天内给41人颁发总统特赦令,赦免其罪行。

  这些人中,有诈骗犯罪的国会议员,有卷入“通俄门”调查并获罪的总统顾问,也有曾被指控逃税的特朗普的“亲家公”查尔斯·库什纳,而当年在伊拉克双手沾满鲜血的4名保安,也赫然在列。

  距离总统卸任仅剩不到一个月之时,特朗普的这一举动,引发伊拉克民众和国际社会的不满——“伊拉克人的鲜血比水还廉价!”“赦免这些人的决定,是不公正的。”

  舆论风暴来袭,特朗普此份特赦令的“正义性”备受质疑。

  

   ·被控在巴格达实行大规模屠杀的四名罪犯。

  

  一场“无异于恐袭”的屠杀

  这4名被特赦的“刽子手”,都来自一家名为“黑水”的私人军事安保公司。黑水公司成立于1997年,后来成为与美国国务院合作的三大私人安保公司之一。

  2007年,黑水公司接下了订单,负责保护美国大使在伊拉克的安全。9月16日,在护送美国大使车队途中,4名安保人员贸然开枪扫射,酿成惨剧。该事件被众多美国媒体形容为“无异于一场恐怖袭击”,至今仍被视为“美国历史上最持久的污点之一”。

  从当时的报道中可以还原当日的血腥场面:那是一个星期日,位于巴格达市中心的苏尼尔广场人所有的坏情绪,无非来自开学,长胖,没对象,缺钱。来人往。由黑水公司4名保安护送的美国大使的一个车队,正向苏尼尔广场行驶。途中,一辆缓缓逆行而来、载着一位妇女与她儿子的轿车被保安团队认定为“危险目标”,就连尝试让这辆轿车停下来的伊拉克警察,也被他们认定为“帮凶”。锁定目标后,4名保安毫无征兆地开始在苏尼尔广场开枪扫射。在持续半小时的袭击中,17名伊拉克平民不幸遇害,其中包括妇女和儿童。而美方大使与保安,无一人受伤或身亡,甚至压根没有遭到过一块砖头的袭击。

  

   ·枪击事件中,被机枪打毁的车辆。

  当年《纽约时报》的报道,提到了枪击事件中的一个惊悚细节:一名黑水保安发了疯似地向平民射击,周围同事呼吁紧急停火,他却毫不理会。直到另一名保安用自己的武器指着他的脑袋,命令他立刻停止扫射,这个人才停了下来。

  律师哈桑·萨勒曼和儿子在此次枪击事件中幸存下来。他如此描述自己亲眼所见的“血腥场景”:“我记得我看见了一个女人和她的儿子,他们的车在我前面,当时已经烧起来了。那个女人一直在呼喊,但最后和她的儿子一起被活活烧死。周围响起密集的枪声,很不正常,尸体就横陈在大街上。”

  

   ·遇难者当中,年龄最小的阿里·基纳尼只有9岁。

  这件极血腥的枪击案,震惊了整个国际社会,遭到了强烈的舆论谴责:美国保安竟成了制造恐袭、助纣为虐的杀人犯?!

  舆论压力下,关于“苏尼尔广场屠杀”事件的调查与审判,却断断续续、难以推进。由于“确切证据不足”,直到枪击事件发生一年多后的2008年12月,美国司法部才对黑水保安们进行起诉。对他们的审判,则一直等到了袭击发生后的第7年。即使在法庭上,这4名黑水保安仍以“开枪是因为先遭到了恐怖袭击”为其行为辩护。

  2014年10月22日,美国当地法院终于判决参与“苏尼尔广场屠杀”的4名黑水保安有罪。

  身为团队狙击手的30岁成员尼古拉斯·斯莱登被控一级谋杀,罪名成立,将面临终生监禁。检察官认为,正是斯莱登开出的第一枪,酿成了整个惨剧。其余3人保罗·斯劳、埃文·利伯蒂和达斯廷·赫德,因为故意杀人罪、杀人未遂罪以及滥用武器罪等,将在监狱中度过30年的时间。

  

   ·尼古拉斯·斯莱登。

  

  “鼓励其他人犯下同等罪刑”

  看起来,杀人犯终被绳之以法,正义得到伸张。可这份“虽迟但到”的正义,如今却面临“瓦解”。

  今年12月22日,特朗普动用总统特权,赦免了这4名罪犯。这一举动立刻引发了伊拉克民众愤怒,一场舆论风暴开始蔓延。

  幸存者萨勒曼对此感到无比震惊。在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【三家恶魔杀人犯拿到“总统特赦令”,惊动联合国,有人挖出背后“利益链”】采访时,他说:“你没有做到公平正义,你赦免了罪犯和杀人犯,你的手上沾染着死者和伤者的鲜血。”

  

   ·幸存者萨勒曼。

  伊拉克外交部同时发声:这一决定没有考虑到4人罪行的严重性,与美国标榜的“人权、正义与法治”的价值观背道而驰。

  在社交媒体上,一名网友说:“当屠杀平民的人获得特赦,如果你不为之感到愤怒,那么你就已经成为了这种罪恶的帮凶!”

  这一特赦令还惊动了联合国。联合国人权事务办公室发言人赫尔塔多直指:“有罪不罚,可能会鼓励其他人在将来犯下同等的罪刑。”

  实际上,在“苏尼尔广场屠杀”之前,美国政府在伊拉克等国滥用私营保安公司和雇佣军,欺压、杀害无辜平民的行为,早已臭名昭著。

  2004年4月4日,美军在伊拉克的一处办公楼聚集了大批抗议群众。一名黑水保安发现抗议队伍中有一人持有步枪,便立即下令开火,最终导致百名伊拉克人丧生。

  2015年,雇佣军因为嫌街头拥挤,竟直接朝巴格达的路人开枪,并从一辆平民的轿车上碾了过去。

  同年10月,一段名为“trophy【三家恶魔杀人犯拿到“总统特赦令”,惊动联合国,有人挖出背后“利益链”】”的视频在网上流传。视频画面中,美国雇佣军在巴格达残忍地射杀伊拉克平民。更令人发指的是,血腥视频还配了一首猫王的歌,俨然将其视为一种轻松愉悦的消遣……

  像黑水这样的私人军事公司,在美国数量庞大。跟正规军相比,他们纪律性不强,却娴熟掌握了杀人技术,更容易惹出乱子。

  此外,黑水等私人保安公司职员在伊拉克等国事实上享有一定程度的“刑事豁免权”,当地法律很难真正制约他们。

  黑水公司的负责人就曾“自豪”地表示:“我们出兵不需要政府和国会的同意!”

  

  “苏尼尔广场屠杀”事件曾将美国推向巨大的舆论漩涡,一度也引起了美国政府的重视。

  事发后,时任国务卿赖斯下令成立了一个由资深管理事务专家帕特里克·肯尼迪领导的工作组,对事件进行彻底调查。此后,伊拉克政府禁止黑水公司在伊开展业务,美国政府也一度放弃与黑水续订合同。

  对于私营军事公司在海外的不法行径,美国政府一直难以实施有效的监督和管理。而如今,特朗普又用一张“豪横”的特赦令,对其中4个罪犯予以赦免。

  

  “特赦潮”或许刚刚开始

  和被特赦的4名杀人犯一同被推上风口浪尖的,还有美国总统的这项特赦权。

  据美国宪法规定,美国总统有颁布特赦令的权力——“他【三家恶魔杀人犯拿到“总统特赦令”,惊动联合国,有人挖出背后“利益链”】有权对危害合众国的犯罪行为准予缓刑令和赦免令,但弹劾案除外。”在必要的时候,现任总统的特赦权力,被认为可以用来平衡和调节美国联邦法院的部分裁决。

  距离新一任美国总统上任还有不到1个月的时间,尽管嘴上不承认败选,但特朗普心里明白,自己在白宫的日子即将结束,如何利用即将到期的总统权力,成为当务之急。

  

   ·特朗普签署特赦令。

  CNN报道指出,特朗普的这波“特赦浪潮”其实刚刚开始。自11月初美国大选以来至今,白宫收到了大量寻求总统特赦的请求。其中直接发给白宫的申请有上百份,还有数千份申请正在司法部等待审核。由于“业务量”巨大,工作人员还专门制作了一份请愿表格,供特朗普参考。报道中形容“这简直就是疯了”。

  不仅仅是特朗普,在美国众多前总统中,在卸任前密集使用特赦权成为一种惯例。据《华盛顿邮报》报道,美国前总统比尔·克林顿在其任上的最后一天特赦了多达140人,超过了他的前任老布什4年之内特赦人数的总和【三家恶魔杀人犯拿到“总统特赦令”,惊动联合国,有人挖出背后“利益链”】,在当时引起不小争议。资料显示,克林顿在任上共赦免了456人。同特朗普一样的“一任总统”,民主党人吉米·卡特任期内赦免了534人。美国历史上特赦人数最多的总统是小罗斯福总统,他一共赦免了2819人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认为,特朗普4年任期来总赦免人数为90人左右,在历届总统中并不算非常多。但也不排除在圣诞节过后,他会在这份特赦名单中继续加码的可能性。

  

   ·特朗普特赦令汇总。

  据《华盛顿邮报》从知情人士处获悉,特朗普正考虑在离任前赦免多达20名助手和家人,其中可能包括特朗普的子女和女婿库什纳,以及私人律师朱利安尼,甚至包括提前赦免自己。预计他在离任前还将再发布数十份赦免令。

  虽然特朗普发布的赦免次数远低于其他总统,但是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杰克·戈德史密斯分析称,在特朗普已批准的赦免或减刑名单中,有88%的人是通过私人联系,实现了被赦免的诉求。有关人士指出,特朗普很有可能将“忠诚度”作为筛选特赦名单的标准。

  关于此次引发众怒的黑水员工特赦令,有美国媒体“挖”出了背后的“利益输送”。

  黑水公司创始人、前总裁埃里克·普林斯是教育部长德沃斯的亲兄弟。早在3年前,德沃斯经由特朗普提名上任教育部长时,曾被美国媒体指责在教育政策上“表现无知”“太保守”。德沃斯是共和党“金主”这件事,也让她的当选充满了争议。

  

   ·黑水公司创始人、前总裁埃里克·普林斯。

  在众多批评声中,也有美媒认为,特朗普所做的这些不过是在依照美国宪法而行使总统享有的特权。但这种被视为用来展现宽容的“仁慈权力”,被使用在屠杀无辜平民的杀人犯身上,可能并不是立法者的初衷。

相关推荐